冬虫夏草不是草

我的仓鼠背着我谈恋爱了?

卡了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好久的文
瞎jb写写
渣文笔,轻喷_(:_」∠)_
















刘小别有只仓鼠,是他和队友一起征得队长同意养的,那只仓鼠有个奇怪的名字,叫噗叽,据说会噗叽噗叽的叫,噗叽是被放在微草训练室里养的,是个队宠,因为大家都很宠它,所以噗叽长得很胖,仅仅两个月,噗叽就变得特别肥嘟嘟的。大家一谈起噗叽的胖,袁柏清就说【都怪小别,喂那么多】然后刘小别就会拉着袁柏清jjc,并剥夺他撸鼠的权利。

关于噗叽的性别,其实是个很尴尬的事,养鼠一个星期以后,队员们一起讨论证明噗叽是男是女这个问题,最终结果,是只母鼠,一只胖嘟嘟的母鼠。

微草的保洁做的挺好每天早晨都会把训练室和休息室打扫一遍,这天保洁阿姨打扫休息室的时候发现了几颗老鼠屎,她以为是噗叽捣腾木屑的时候掉出来的,连续几天,都发现有老鼠屎,于是这天午休保洁阿姨就跟队员们说了情况。

“噗叽会在外面拉粑粑?”

“有没有种可能,半夜出笼拉粑粑,然后再回去睡觉”

“..........”

直到有一天保洁阿姨看到一只灰色的老鼠窜走了,才知道笼子外的粑粑是老鼠拉的,队员们决定把仓鼠带回宿舍轮流养。

微草宿舍是双人的有个独立的卫生间和一个小阳台,刘小别平时就把仓鼠养在小阳台上,某天晚上,刘小别起床去上厕所突然有一到黑影窜过去吓了他一跳,第二天午休的时候刘小别说了老鼠的事

“这老鼠是不是欺负噗叽了”袁柏清啃着鸭脖

“从休息室一直追到宿舍,我怎么感觉像是追求噗叽呢”许斌拿着酸奶

“woc!我是不会同意的!”刘小别从沙发上跳起来

“别哥别哥你冷静点”

“我跟你说,绝对不可能的,这品种都不一样!”

“搞不好人家是两情相悦,你不能这么棒打鸳鸯”柳非托腮看着好戏

“不行不行,噗叽就算找男朋友也好歹是个仓鼠吧,老鼠是什么鬼!柳非,噗叽暂时放你那养。”

于是噗叽放在柳非那养了一个星期,也没有发现什么老鼠屎之类的东西,等刘小别再次见到噗叽的时候,发现噗叽小了一圈,“柳非它怎么瘦了”

“可能,是相思吃不下饭”

“....我不信”

“不信就带回去,你看看今晚那个小老鼠还来不来”

这天晚上刘小别拉着袁柏清趴在窗台上暗中观察,十一点多,借着外面的月光看到有一抹灰黑色的身影窜到了阳台上,尖嘴大耳长尾巴,一只灰溜溜的老鼠来到了仓鼠笼子前,笼子里的噗叽前爪搭在铁丝上,看见灰老鼠来了,就从木屑里找出了一些东西从缝隙递出去,那灰老鼠接过就开始啃,【合着噗叽在外面包养野老鼠!!】刘小别这么愤愤的想着,那灰老鼠一直在吃,而噗叽就看着它吃,一般老鼠都比仓鼠体型大但是这只和笼里的噗叽比起来差不多大,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那只灰老鼠跃上阳台护栏不知去哪了,【吃完就走?!这特么就是来蹭吃的吧!】刘小别那个气啊,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后刘小别把这件事跟七期的小伙伴说了

飞刀剑:你们说说,这不是包养是什么!

鬼迷神疑:别哥,安啦,年轻人要自由恋爱

飞刀剑:但是不能跟野老鼠在一起吧!能配的上嘛,我家噗叽那么可爱,圆润,它一个野老鼠脏兮兮的配嘛!

林暗草惊:别哥,你这样很像我们队长看的电视剧里豪门婆婆,觉得女主各种配不上自家儿子

飞刀剑:滚犊子,你才像老太婆,谁家有仓鼠,给我家噗叽拉个配郎啊

灵魂语者:别哥,我们工会好像有个团长养仓鼠来着,我给你去问问吧

徐景熙找到了蓝溪阁的笔言飞,问他的仓鼠是公的母的,然而笔言飞表示,他家俩仓鼠都是公的,还是一对儿,这就很尴尬了。袁柏清说你庙真的没救了,仓鼠都变了,然后被徐景熙拉去jjc。

给仓鼠拉配郎的事就这么凉了,刘小别想着闺女在笼子里,也不能咬开笼子私奔去吧,就让噗叽养着算了,搞不好那个野老鼠肥了,变丑了噗叽就不喜欢了。

某个中午,刘小别和袁柏清回宿舍准备给噗叽换水,刚进门听见阳台吱吱吱的声音,俩人迅速的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的动静,见着那野老鼠趴在笼子前,经过噗叽一段时间的“包养”那只野老鼠变得肥大,毛油亮油亮的,在野老鼠旁边还有一只老鼠,比野老鼠小了好几圈,噗叽通过笼子把吃的给野老鼠,但是野老鼠并没有直接吃掉,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递给了旁边的老鼠,【合着还拖家带口!?】刘小别和袁柏清趴在窗台上抑制住把那只老鼠打死的冲动。他们看着噗叽把吃的给了俩老鼠,骂着这死孩子怎么那么缺心眼,俩老鼠吃饱了就走了。

“薄情,我跟你说,明天这俩再来就打死它们!”

“一定要打死!噗叽也是傻!”

奇怪的是不论刘小别和袁柏清轮流蹲点老鼠都见不到影子,而噗叽跟往常一样该吃该睡。刘小别和渊袁柏清放弃了蹲老鼠,有什么好蹲的,还不如多练练技术,过了几天他们发现噗叽笼子前有一些鱼骨,几粒花生,或者烂青菜,处女座刘小别觉得有点恶心,每次打扫都嫌弃兮兮。

飞刀剑:最近噗叽笼子前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冬虫夏草:像是垃圾堆里的

花繁似锦:不会是老鼠放的吧

飞刀剑:一说到老鼠,那个野老鼠最近好像都没有来

花繁似锦:可能是感谢噗叽给它的吃的吧

飞刀剑:......

冬虫夏草:......

灵魂语者:我说一句,我怎么感觉你家仓鼠不是养情人是在养儿子呢

飞刀剑:....你这么说

冬虫夏草:......好像是有一点

之后几天除了在笼子前扫到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之外都没有老鼠来过的痕迹,再之后连笼子前奇怪的东西都没有了,噗叽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

“薄情,噗叽真的不会是收了之前那老鼠做儿子吧...”

“大概......”




end







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啊_(:_」∠)_

评论(1)

热度(49)